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 >> 阅读文章

把楹联“河东流派”文化品牌深植人民大众心中

2018-06-19 16:08:21 来源:中国楹联网 浏览:106


               运城市在各级楹联组织和会员中以及社会各界开展流派宣讲培训活动综述

                                 运城《黄河晨报》记者 景斌   通讯员 晓月



    六月骄阳红似火,两行国粹火尤红。6月12日,山西省运城市委书记刘志宏一行在闻喜县就乡村振兴战略实施情况调研时,专程来到2012年中国楹联学会命名的我市首个“中国楹联文化村”——侯村乡寺底村,视察楹联文化建设情况。在参观了该村的家风楹联文化长廊、楹联墙、联墨展示、现场出句打擂和聆听了全国优秀楹联教师宋志峻的联律授课后,刘志宏书记对寺底村把楹联文化渗透到人民群众生活中,提升新农村建设水平的做法大加赞赏,鼓励在场的100多名村楹联学会会员和村委干部继续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推动乡村振兴。市委主要领导同志专门视察楹联文化这一联界盛事,在我市是破天荒的,不仅在寺底村,在侯村乡和东镇引起了轰动,而这一喜讯,通过河东楹联网,迅速在中国楹联网、运城新闻网等各大网站和微信平台上传开,《中国楹联报》于第二天在头版突出位置就作了重点报道。这一盛举对提升楹联文化社会地位和推动城乡创建活动,无疑会起到示范激励和孵化器的作用。

寺底村的楹联文化建设只是运城市楹联文化大繁荣大发展的一个缩影。特别是今年3月份以来,该市鉴于全市13个县市区都建成“中国楹联文化县市”,实现了“联卷河东一片红”后怎么办?开展的“中国楹联文化城市”自查自励暨楹联“河东流派”深入基层宣讲培训活动,才是一次接地气、有特色和很有影响力的活动。市创建办和市楹联学会由顾问岳民立、许丰庆;宣讲培训团长与会长、“河东流派”领军人杨振生、文化学者与流派发起人扆长茂和流派骨干成员“十杰”朱天运、廉宗颇、何沁学、张丹薇、扆军宣、邵运德、张登洲、王彦平及副会长王文广、赵若迪、荆富强、张俊珠、副秘书长王恒信等组成自查自励考核验收和宣讲培训团,每个县市一天时间,面对面给各级楹联组织负责人、学会会员、河东联坛108将、157名传承人、国家和部分省级教育基地学校师生骨干以及当地宣传、文联负责同志,讲意义,讲知识,提要求,揭短亮丑,研究如何把楹联文化工作迅速融入新时代、把“河东流派”做强做大的思路和措施。目前,这一自我提升、自我完善的教育活动,已在新绛县、闻喜县、河津市、永济市和稷山县进行,其余8个县市区和市级将在年底前完成。从5个单位实践看,收效大大超过了预想,进一步擦亮了“中国最佳楹联文化城市”这块金字招牌,使得楹联“河东流派”这一文化品牌深植河东广大人民心中。记者有机会参与了这一活动,深为楹联人为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践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特别是矢志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论述的执着奉献精神所感动!看到了一支朝气蓬勃、为建设大运城出力流汗的楹联文化大军活跃在古河东大地上!



开坛立派,享誉华夏



宣讲培训活动中,领军人杨振生准备了成熟的讲稿,用多媒体绘声绘色大讲“河东流派”产生的背景、条件和重大意义。首先提出“河东流派”命题的文化学者扆长茂从流派概念诞生到发展壮大,讲了一个见证者、实践者的心绪成长过程。

“河东流派”是近年来在中国楹联文化繁荣发展中应运而生的当代楹联流派。他首开中华楹联文化史之先河,破天荒地出现在新时代,诞生在河东大地上。中国楹联学会分别于2014年11月在运城举办“第六届中国楹联论坛”和2017年11月在河津龙门村举办“第十七届中国楹联论坛”,对“河东流派”进行了全面的学术论证,一致认为以“豪放、凝重、新奇、时尚”为艺术风格的“河东流派”,已由“初现端倪”而日趋成熟,日益壮大,在全国联界是一桩创新开拓标志性事件。

楹联“河东流派”的产生是在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热潮中,是新时代的产物。那它为什么偏偏降生在河东?这与河东独具的“三大基因”息息相关。一是河东系三皇五帝尧舜禹的故乡,具有深厚的根祖文化积淀,以及关羽、王通、王绩、王勃、柳宗元、王之焕、司空图、司马光、司马迁等一大批历史文化名人的群星灿烂,特别是楹联文化有深厚渊源,不仅有舜帝“南风歌”最早就是对联雏形,更为惊叹的是出现了“中华联圣”---临猗县张嵩村明代联家乔应甲,他所创作编著的《半九亭集》,内含八卷4200副对联,这都为其奠定了不可复制的人文基础;二是汹涌澎湃的黄河、气势磅礴的中条,大山大川所蕴孕的雄浑大气的地域性格,为其培育了自然天成的人文特质;三是2006年在全国最早被誉为勇立潮头的“运城楹联文化现象”,为其提供了孕育和展示风采的广阔平台。此三者,缺一不可。这是运城楹联人高度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的盛举。

“河东流派”兴起的重大意义,首先是首创“开坛立派”的先河,填补了中华文化史上楹联文化没有流派的空白;二是“河东流派”的崛起,在全国联界起了示范引领作用,带动“南流北派”渐渐形成;三是“河东流派”的崛起,带动了高素质楹联家队伍的建设,聚集了精品创作力量;四是“河东流派”的践行,为楹联文化的普及和传承,开创了新的途径和模式,推动了联教、联创、联产“三位一体”工作的深入开展。

像一切新生事物一样,楹联“河东流派”一问世,就在全国联界引起极大震动,深受广大联友的热情赞美与呵护。“文化河东,联坛高地”、“市创最佳,学研流派,终赢来联卷河东旗红华夏”、“联律普及看河东”等评语,频频出现在报端和楹联网上。中国楹联学会原会长孟繁锦更是高屋建瓴地欣然命笔题辞:“伟大时代催生河东流派。流派群起,楹联之未来!”现任会长蒋有泉也热情洋溢地在多次会上说:“运城是河东流派的发生地。“运城现象”正在延续,“河东流派”正在发展。河东流派产生在河东,但它的影响是全国的!它不仅是运城市楹联学会多年来辛勤耕耘所结出的硕果,为全国联界提供了有益的经验,而且预示着我国楹联文化事业发展高峰的到来!”河东流派的出现将对中国楹联的繁荣发展起着不可估量的“里程碑”意义。当然,此举也引起联界一些人质疑,也有不同声音。主要论点是“楹联流派出现条件还不成熟”、“河东流派是领跑者喊出来的”!这是一个学术流派诞生必然遇到的正常现象,这是对“河东流派”孕育形成的背景条件不了解,因而有偏见所致。运城早在2004年就大力开展城乡创建活动,狠抓高素质楹联家队伍建设,形成“河东联坛一百单八将”,确立了全国知名联家杨振生为楹联学科带头人。在此基础上,2007年12月又召开了“杨振生楹联艺术研讨会”。在与会人员对杨振生楹联艺术多角度、全面评价后,文化学者扆长茂受其感柒,欣然提出“杨振生现象与楹联文学流派的打造”的崭新命题。他认为,楹联文化是国粹,是优秀传统文化,既然是文学样式,就应具备文学应有的元素和功能。而且“河东流派”已具备有理论支撑、有代表作品、有广泛群众基础、又有高水平的领军人的多项成熟条件,提出流派命题是水到渠成,绝不是人为拔高行为。此后,又经过7年实践,2012年8月,在运城市被命名为全国首个“中国最佳楹联文化城市”后,2013年5月杨振生向学会领导提出,向全国打出“河东流派”旗帜时机已经成熟。于是“河东流派的兴起与发展”等10多篇论文纷纷见诸报端和网络,特别是孟会长肯定并批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给全国联坛增添了新的活力!“下一个文学高峰是楹联,第一个流派看河东”,成为人们向往的目标和动力。



鲜明风格,独树一帜



什么是流派?流是形也,河流主干道;派是支流,流派形成的基础,是一个风格的创造。 研究流派语言风格,讲清流派语言风格,是这次宣讲培训活动的重头戏。因此,宣讲团一改以往一般创作讲座做法,到每个县市都是先由领军人从整体上讲清河东流派语言风格体系,再由一两名流派骨干成员分别从自身创作体会角度,诠释流派语言风格特色。这样讲,听讲者聚精会神,津津有味,一场比一场效果好,永济市出现了高潮,听讲的人不仅增加了多位学校教师,结束后还有不少人对笔记,要资料。

中国的传统文化历史上基本上出现了“豪放”和“婉约”两大分流,两大支派。不论是诗词歌赋,还是琴棋书画,都概莫能外!这两大分流,从文化审美角度看,根本不存在孰优孰劣;从文学创作角度上看,“豪放派”以浪漫主义创作手法为主,而“婉约派”以现实主义创作手法为主。

那么,当代楹联河东流派的出现应该属于哪一个派别呢?理所当然的是“豪放派”!这是由河东这块雄浑大气、慷慨激昂的地域性格决定的。这是主流、是主体、是主派,独树一枝,当然也包容了其他诸多丰富多彩的风格。

从表面上看,“河东流派”的联作风格是“豪放、凝重、新奇、时尚”,其实正是“大气、大美、大俗、大新”的风格造就了它。“豪放”就是恢宏大气;“凝重”就是凝炼深沉;“新奇”就是超拔突破;“时尚”就是应时创新。而流派形成的主要“看点”就是他必须有代表人、代表作。“河东联坛十杰”即杨振生、朱天运、廉宗颇、何沁学、扆军宣、张登洲、杨柯、张丹薇、邵运德、王彦平,就是“河东流派”的代表人物。

他们的联作集中表现了“豪放、凝重、新奇、时尚”等流派风格。以“豪放”为主的如:杨振生的《运城市市联》——上下五千年,华夏于斯开步早;纵横三万里,大河顾我掉头东。扆军宣的《题颧雀楼联》——凌空白日三千丈;拔地黄河第一楼。崔玉龙的《题舜帝陵联》——抬头但见舜之日;扑面而来王者风。以“凝重”为主的如:马长泰的《题垣曲政府大楼》——高高县府大楼,不是丰碑,丰碑要在民心竖;届届舜乡公仆,并非承诺,承诺应由政绩言。朱天运的《题垓下霸王城》——河山九万里,霸业成空,拂开三楚云烟,唯见乌江东逝水;生死几千年,痴情何处,检点两淮花草,全如垓下美人魂。廉宗颇的《题南京凤凰台》——栏杆拍遍,总教人眼角含愁,心头隐恨;胆略放开,且看我空中运笔,天上生辉。张丹薇的《题山海关》——巍巍也雄关,得之者武,失之者困,慨彼时封疆擘吏,竞翻手成云,覆手为雨;浩浩乎大义,天昭其魂,地昭其人,期后来塞上长城,须俯不愧海,仰不怍山。杨柯的《纪念毛主席诞辰110周年》——是革命导师,人民领袖,令八方豪俊,折腰拱手;为神州魂魄,华夏脊梁,让四亿同胞,吐气扬眉。张登洲的《临猗县县联》——九域商根,三晋粮仓,工贸登强榜,震古烁今文化县;大河立信,嶷山追日,和谐燃巨能,经天纬地后来人。

而以“新奇”为主的如:邵运德的《廉政联》——读史要深思,几千年更替兴亡,覆载在舟休怨水;居官当彻悟,数万例沉浮褒贬,耻荣警世总关廉。王彦平的《井冈山联》——八角楼头壮思飞,九十载追寻那颗星,那条路;黄洋界里鸟声脆,无数回陶醉这层绿,这片红。以“时尚”为主的如:何沁学的《题稷山红枣》——一颗映红中国梦;千畴堆富稷王山。文振西的全国获奖《春联》——胸怀世界,与和平握手;心系人民,同幸福签单。

在这里,领军人的风格和作用至关重要。“河东流派”领军人杨振生的语言风格,集中反映了流派的风格特质,是他从长期实践中形成的,但他又强调流派成员风格的各自特色,秉持求同存异,差异发展。因而呈现出一种百花齐放、竞相争艳的浓郁氛围,由这批骨干联家带起的河东创作队伍,20年来,把30多万副作品奉献给社会,奉献给人民群众。其中一大批精品佳作,悬挂镌刻于文物旅游景区、县乡村校城市标志处和寻常百姓家,尤为显眼的是楹联婚礼、寿礼、葬礼,成了快乐欣赏和高雅享受,成为精神财富,起到了移风易俗、改革婚丧嫁娶旧规的示范作用。



梯队传承,厚积薄发



“河东流派”一路走来,势头强劲!面对大好形势,怎么办?宣讲中,主讲者和主办者都发出了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不被荣誉遮望眼,任凭别人论短长,做好做强自己,夯实基础,壮大实力,才是笫一位的。

“诞生靠自觉,发展靠自信。”中国楹联学会顾问、运城市楹联学会名誉会长岳民立胸有成竹地说,“河东流派的形成没有外力可借,没有先例可循,完全靠我们河东联人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开了一个中国楹联文化发展史的先河。但这只是第一步,叫响做强才是我们上下齐心努力奋斗的目标!也是这次我们组团大宣讲培圳的初衷”。

对此,运城市楹联学会确立了“三大体系”和“一项工程”的建设目标。三个体系是:河东流派理论支撑体系;河东流派语言风格体系;河东流派梯队传承体系。一项工程是:“乔应甲楹联学术研究工程”。

要发展壮大河东流派,头等重要的是要加强理论建设和理论引领,岳民立的《中国楹联新型楹联理论的开拓与实践》的出版发行以及20多篇流派理论论文,在全国联坛引起轰动,不但对“河东流派”的产生和发展起到了积极指导作用,而且使全国各地的楹联工作受益匪浅。“岳民立的理论体系,完全是从实践中来的,回过头来又指导实践,是上升为理论的东西,是高屋建瓴的‘思想指南’!”市楹联学会会长杨振生说。在发展中,“河东流派”始终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教导——“文艺工作者应该牢记,创作是自己的中心任务,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要静下心来,精益求精搞创作,把最好的精神食粮献给人民”。

流派是风格,流派是团队,流派是一个具有共同的政治主张、相近的艺术风格的文学团队。所以说“创作”是“重头戏”,“出精品、攀高峰”是“河东流派”的努力方向。作品不但要好,而且要精!目标不只是“高原”,而是“高峰”!

最后是“在梯队传承上下功夫”。河东流派把发展思路定为:突出特点,兼收并容,抱团取暖,梯队传承。

——抓传承队伍。近年来,河东流派的传承第一梯队即“十杰”(年令平均50岁左右),已在全国联坛和为市域经济社会发展中大显身手,第二梯队(年令平均30-40岁左右)也出现勃勃生机。如范青山、陈小明、党晓明、薛勇勤、史文堂、李更新、杨新立、赵爱萍、高明霞、王文广、赵若迪等一大批“新潮”迭涌,势不可挡!他们的作品如:范青山的张家口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获奖联——自宁化开头,延安收脚,血泊泥丸,两万里诗行留大地,谁之神笔?以人民立意,幸福谋篇,和谐强胜,八十年赤帜领中流,国之救星。党晓明的西安大明宫遗址公园联——两千里王气犹存,彤云夕照下,依稀故址浮宸阙,松涛传鼓谯,盛唐于此留神韵;八百里秦川向壮,旭日晓风中,果是古都秀色稠,丝路新花艳,西部而今开玉局。陈小明的“世界风筝都”潍坊楹联大赛获奖联——画意宜人,风翥龙腾,唯凭底线传佳话;和风助力,裁云追梦,敢使高天搭舞台。楹联新人的新作为“河东流派”注入源源不断的活力与能量。

——抓传承基地。由于“河东流派”的形成,与其产生的地域性格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故在河东大地的夏县中学、万荣县职业技术学院、闻喜楹联希望小学、永济三中、运城理想学校,分别建立了“河东流派传承基地”。尤其是“中国楹联教育基地”夏县中学,在流派骨干成员张丹薇和赵爱萍老师的积极倡导下,成立了30人的高中生“尖子精修班”,闻喜学会在西街“中国楹联希望小学”设立了10多名小学生“苗子班”,巳开始了实质性教学培训。

——抓传承机制。去年7月,市学会举办了“河东流派领军人杨振生梯队传承仪式”,有16位弟子与杨振生确立了师生关系。同时,“河东联坛十杰”的骨干成员也将分批分期在国家和省级楹联教育基地学校及社会各界,培养第三梯队(年龄20-30岁左右)、第四梯队(年龄15-20岁左右)等,以保证“河东流派”生生不息地发展壮大。

叫响做强,任重道远

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已进入新时代,楹联文化工作该如何跟上新形势、融入新时代,“河东流派”如何有新发展?于是今年年初策划决定,从4月份开始,走出机关,深入基层,一场“中国楹联文化城市”自查自励暨楹联“河东流派”大宣讲培训活动在河东大地铺开,联界和社会反响强烈,收效显著,仅从5个单位回馈情况看,表现为:一是增强了河东楹联人把楹联文化融入新时代的使命感和紧迫感;二是提升了河东楹联人对“河东流派”的理性认识,由过去上面宣传多、全国影响大,变为领军人开诚布公,面对面交流,“自己人知道自家事”,爱护流派、发展流派的自觉行为;三是增强了河东楹联人的精品意识,把为社会、为人民大众创作精品当作终生大事和努力目标;四是提高了河东楹联人的创作水平,基层会员近距离听联家课,交流体会,都觉得如获至宝,很解渴;五是提高了各级学会负责人和会员的文化品牌意识。“河东流派”就是我们创造的大品牌,有了自己的品牌,楹联文化就有了总抓手,有了“领头羊”,就不会被边沿化了;六是促进了河东楹联人“抱团取暖,共同发展”的团队精神进一步凝聚。具体效果还体现在以下方方面面。

通过自查宣讲,新绛发现存在着不少问题:有些基层组织开展活动少,会员年龄老化缺乏活力;学会新生骨干力量薄弱,会员素质亟待培训;会员作品质量还不高等。尤其是观念更新慢,不能适应新时代,对楹联文化如何开拓新领域、实施新的传播手段、途径,还缺少办法。围绕这些问题,验收汇报座谈会上,市县两级楹联学会同志,与县委宣传部、县文联领导一起交流讨论,对全县楹联文化事业发展提出建议。自查和宣讲后,县学会又组织学习杨振生宣讲稿,研究发展措施,开始了联墨进校园,决心突出抓“联教”带动全县工作,在全国叫响撂红这一特色品牌。闻喜县学会行动更为主动,他们在重温杨振生宣讲材料中,充实了县精品创作攻关小组力量,特别是遵照县委部署,完善打造“中国楹联文化村”——侯村乡寺底村,代表全县乡村振兴用楹联文化提升新农村文明建设水平,接受了运城市委书记刘志宏专程视察,受到市委一把手好评,为提升楹联文化社会地位作了贡献!

最近,闻喜诗联学会在畖底镇西颜村为县直分会张振江会长的逝世,永济市诗联学会在开张镇枣圪塔村为一位老人举办了诗联葬礼,一改过去旧风俗,不送花圈,不请乐队和戏班子,为殡葬改革树立了榜样,深受群众称赞。这样特殊的“诗联葬礼”是在“自查自励”和宣讲活动验收后首次出现,体现了楹联组织的新时代的新作为。

在永济,为了进一步提升全国优秀旅游城市旅游景区的文化品位和美誉度,为迅速落实市考核验收组提出的整改意见,受山西鹳雀楼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文波先生的邀请,由运城市楹联学会杨振生、朱天运、扆军宣、张俊珠一行及永济市诗联学会张文政、杜贵海、杨新立等联家组成楹联勘察整顿小组,于6月6日对普救寺现悬挂的楹联逐一进行甄别检查,根据《联侓通则》,一一“诊断”,辨明优劣,并合议制定了切实可行的整改方案,上报永济市领导审批,这就解决了多年想办未办成的遗留问题,为提升国家级著名景区文化品位办了件好事实事。河津市在此次活动中,敢于揭短亮丑,制定更高目标,响亮提出了创建“中国最佳楹联文化城市”的口号,正在制定实施方案。自查和宣讲确实起到了擦亮金字招牌、发展繁荣楹联文化“加油站”和助推器作用。

对于这样宣讲培训活动,基层楹联人纷纷报之以热烈的呼应。永济市诗联学会副会长奚国萍、永济市银杏小学全国优秀楹联教师杨彩风、永济市府西小学党支部书记尚圣国等告诉记者,这次宣讲培训,有理有据,声声入脑入心,使我们认识了流派,了解“流派”的风格,拓宽了人们创作的思路,是一次难得的上下融通活动,使我们很有新鲜感、时代感。

海阔潮平风正劲,奋起扬帆正当时。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进入新时代的当下,特别是运城市委书记刘志宏对楹联文化工作大加肯定,开创了市委一把手视察楹联文化的先河,更加激励和鼓舞了河东楹联人前进的脚步,“天外天,楼上楼,永无止境;最之最,好加好,总弄潮头”!
 
联系方式:0512-53116122   13773208678 / 13306222345(胡先生)   E-mail:jiangnanyinglian@126.com
江南楹联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 www.tc139.net 苏ICP备06047567号  技术支持:太仓阿凡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